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舟山網首頁>暢游舟山

年關食事里的舟山味道

2020年01月10日 15:52 來源:舟山晚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  上了臘月,北風一陣緊似一陣,雪子也開始飄落下來冷颼颼地往你脖頸里鉆了,這時,過年這臺大戲就算拉開了帷幕,家家戶戶都趕著備年貨了。
  大體上,南北方的年貨都差不多,但又有所區別。北方人備年貨,大白菜那是成車成車往家拉的,農村人存地窯,城市里住公寓樓的堆垛碼放在樓道,小山似的。而在舟山,魚貨就是北方人過年時的大白菜。每家每戶的檐下,幾乎無一例外地掛滿了魚貨。特別是小島漁村,因為幾乎家家都是捕魚的,所以門口曬滿了魚干,魚肉曬得紅艷艷,濃藍的天一襯,格外好看,拍照美極了。
  這些穿在竹竿里的、攤在網格里的、曬在石頭圍墻上的魚貨,順理成章地成了過年的報幕員。
  當然啦,過年,大多數人,主要圖的還是一嘴好吃。
  一“普陀山”輪的暴鰻·鰻魚三寶
  舟山人的年貨,最常見的就是鰻魚帶魚。用鹽漬上半天一天,北風呼呼地吹上這么幾天,就可以收進屋了。這時,鰻魚身上一半以上的水分已經蒸發掉,肉質緊實,鮮香四溢。帶魚曬出了油,入口綿軟,鮮中帶甜。這叫“風鰻吊帶”,若掛在外邊的日子一多,那就變成了鰻鲞帶魚鲞,又是另一種味道了。
  說到風鰻,不禁流著口水想起了“普陀山”輪的暴鰻(作者注:暴鰻,漁鄉俗語,重鹽急腌謂“暴”,如果腌后戶外任風吹,則叫風鰻)。“普陀山”輪是當年普陀山開往上海的一艘豪華客輪,船上餐廳腌制的暴鰻,是我所吃到過的味道最好的。船長姓李,我同他兒子一起當過乘警。我向李船長討教為啥船上暴鰻這么好吃,有沒有啥秘訣。李船長告訴我,用重鹽,就是鹽要用得多,但腌制時間要短,家里腌12小時,這里腌兩三個小時就可以了。李船長個子很高,背有一點點彎,壽眉,一臉慈祥,看到我總是笑瞇瞇的,可惜已經作古。我很懷念他。
  以前鰻魚很大,有成人小腿肚粗細的很正常,現在像胳膊差不多粗的就算不錯了。
  有喜歡鰻魚三寶的么?所謂鰻魚三寶,即鰻肝鰻肚鰻腸,這是我給生造的名詞。一般舟山人吃魚,除了鮟鱇魚等“額頭出角”的,都是要扯脫內臟的,唯獨鰻魚內臟,那是決不肯舍棄的。舟山人有句口語,叫“看見烏龜肚腸,忘記親爹親娘”。烏龜肚腸我小時用火煨煨吃過,味道早忘記了,但是這鰻魚三寶,我看到就會流口水,哪怕還是生的。用以燒咸菜筍絲湯,幾乎連舌頭都會鮮掉!
  二“雷達網”帶魚·“帶魚妞”·烏賊文子
  舟山人吃魚成精了的,比如帶魚,就有大眼睛小眼睛的區分,據說味道兩樣。頂好吃的帶魚是所謂的“雷達網”帶魚,味道確實高級。
  沈家門碼頭幾十年前經常有“福建船人”用“帶魚妞”同我們交換菜啊肉啊什么的,“帶魚妞”,是在帶魚身上切一塊肉下來,大約一指粗細,他們是拿來釣其他魚的。
  我媽媽和弟弟喜歡吃帶魚凍,我不喜歡,嫌有股腥味。但是帶魚煮蘿卜,那叫一個好吃。過年時,酒過三巡,煮得熱氣騰騰的帶魚蘿卜上桌,肉美湯鮮,而且還有蘿卜的甘甜,保證你胃口大開。
  過年請客的菜,熏魚是必備的,基本上,做熏魚都是以馬鮫魚為主,有的也用鯧魚、帶魚。我岳母做的熏帶魚可謂一絕,帶魚用醬油等調料腌制后,晾至半干,熱油急炸,然后在一個碗里“滾”一下就上桌,那個碗里,放著精心調制的醬、醋、糖等,好吃極了,熱騰騰的魚肉外皮略焦,脆甜酸鮮香同時在口中爆開,每次上桌都一搶而空,至少得備兩盤。
  說一個名詞,叫“烏賊文子”,不知多少人記得。這其實是墨魚的生殖腺,白白的我們叫“卵黃”,青灰色的叫“礬”,攤在一起曬得扁扁的,厚度同硬紙板一樣。我最早聽說這詞兒是在沈家門的大平崗山上。當時縣里在大平崗辦了個學習班,“犯人”全部是各地抓來的小偷小摸啦,打架斗毆啦,搞“破鞋”啦等所謂“壞分子”。我媽是某單位保衛科長,被抽調來管理他們。
  我當時才六七歲,經常翻山越嶺去那里玩。一天,鼻頭通紅的司務長在說“烏賊文子”很香很好吃,我就豎起了耳朵,烏賊家里常吃,“文子”卻不得而知,等司務長拿出來一看,切,明明烏賊卵黃嘛,只是曬干了的。后來學習班解散,大平崗變成了普陀縣衛生學校。現在,衛校早沒影了,一些衛校畢業生卻已成了附近醫院的骨干。前幾年我還特意去探訪過,只有幾間破房子了,我當年鉆過的地道還在。
  聽丈人說,以前他家過年時,烏賊卵黃差不多年年都有一水缸的,沒人稀罕吃,哪像現在,當寶貝了。丈人是桃花島人,說起“烏賊卵黃”時,發聲同本島略有不同,“烏賊”兩字,前者第四聲,后者第二聲,我們是前者第一聲,后者第二聲。
  烏賊上桌,十家有九家紅燒,濃油赤醬,圓鼓鼓的一只,切成連刀擺盤。但我不喜歡這種吃法,我只喜歡白切,醬油一蘸,鮮極。
  有必要提提烏賊的近親魷魚。南太平洋還是北太平洋釣上來的忘了,以前人家送來好多,每只都幾斤重,我放冰箱慢慢吃,頭紅燒,身子生吃。魷魚生吃,那叫一個頂呱呱。處理極簡單,把皮片掉,洗凈,露出白肉,切片,裝盤。然后辣椒切碎,蒜頭搗泥,與醬油一起澆淋。又或者直接芥末醬油配吃,入口時,感覺像在嚼糯米飯,哇,太好吃了。另外要提醒下,烏賊絕不可生吃,我試過,難吃死了。
  三“肉汁嚕年糕”·風雞
  舟山人的風俗是每年過年先敬菩薩。四指寬豬肉一條,雞鵝各一,煮得香噴噴的。這不還有肉湯么?爸爸把整塊年糕一切兩半,放入肉湯滾熟,一大塊厚厚的年糕,舀上半碗肉湯,灑上切碎的蒜葉,然后澆上醬油,真好吃。我們管這叫“肉汁嚕年糕”。
  但有次去金華武義泡溫泉,夜晚燈光斜照,溫泉水居然同“肉汁嚕湯”差相仿佛,從此胃口倒了幾年。現在又恢復了,不提。有人吃風雞,雪地里,活雞晾衣一樣地倒掛,任其咯咯叫著,活活風干,實在太過殘忍,聞其聲不忍食其肉。殺可以,只要是為了有用,但請不要虐殺。殺掉了再弄,這個完全可以接受。
  聽說兔肉吃不胖,大概八年前的一次年關,我特意去定海鹽倉,那兒有個兔場,規模比較大,老板叫王華定,是兄弟倆合伙開的。我買了近十只,用醬油腌一夜,然后再放在窗臺上掛起來,任北風吹太陽曬,五六天后就可以吃了,我喜歡吃隔水蒸的,也不切塊,直接裝盤撕吃,呷上一口燒酒,得勁。
  有首滬上民謠,講的是過年情景,很有趣,前幾句已經忘記,后一半倒是記得賊牢:吃吃咸,吃吃甜,水缸淺一半,馬桶高三尺。
  過年了,和家人圍爐而坐,聚聚,吃吃,聊聊,多好。其實啊,吃什么不重要,聊什么也不重要,家人能一起開開心心坐坐就很好。
  幸福生活,原該這么簡單的。
原鏈接: 作者:徐宏光 天健  

掌尚舟山客戶端

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pk10定位胆数字漏洞 微乐哈尔滨麻将玩法介绍 钱程计策 中国长城股票最新消 河南麻将游戏 幸运快艇前三技巧 江苏福彩15选5走势 上证指数权重股排名 2019 快乐赛车pk10直播 pk10牛牛 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独平一码公式计算法 下载东北麻将玩法 1分快3如何看点数走势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走势 天才麻将少女吧 天天贵阳麻将升级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