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新聞中心>舟山聚焦

隔離了接觸,隔離不了陪伴——來自我市醫學集中隔離點工作人員幾個日常片段

2020年02月02日 10:11 來源:舟山日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
  昨天中午11時,記者走進定海遠離市中心的某家酒店,這里是我市目前23個醫學集中隔離點的其中一處。

  該處醫學集中隔離點的負責人、新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副主任徐海軍說,這里于1月27日設立,目前居住著67位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和來自疫區的返舟人士等。同時7名醫護人員、2名城管工作人員、2名公安干警在這里堅守。

  醫學觀察是常規,更多是陪伴和安撫

  “阿姨,你怎么又下來了,不要下來,不要出來,有事情給我們打電話。”“我就想問問,我什么時候可以走啊。”

  這樣的場景,每天都要發生好幾次。

  為了確保安全,避免交叉感染,要求隔離人員呆在自己的房間里,走廊上散步也是被禁止的。除了專業醫生近身檢查,一般的工作人員也是采取能不碰面便不碰面的方式,食物、物品的傳遞都是放在房間門口。長時間的封閉,不安、焦慮、煩躁、怨懟……各種情緒滋長,總有人不斷詢問什么時候能出去,有時口氣也并不友善。

  “我們十分理解他們,盡可能安撫他們情緒。”每天兩次詢問體溫,徐海軍打電話時都要先聊上幾句,拉拉家常,一圈打下來,一個多小時過去了。“就單純的問體溫,像完成任務似的,再說大家也希望能有個人多說幾句。這也是我們有限的發揮了。我們醫護人員也是這么做的。”

  “昨天夜里11點多,有位隔離人員情緒有些激動,說自己發燒、氣喘不過來,我立刻上去給她做檢查。”駐點醫生胡最鳳說,“其實她都是正常的,只不過太焦慮,太害怕了,這種時間最希望有個人說說話,哪怕是不說話,站著也是好的。”于是她特意把手腳放慢,檢查時間拉長,之后又留在房間里跟她說了好長時間的話。

  同樣忙碌的,還有抽調過來的普陀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醫生韓健兒,他負責為隔離人員作醫學檢查。密不透風的防護服一天穿下來,渾身像從水里撈出來一樣。

  目前,這個醫學隔離點有三組一醫一護輪班工作。

  大堂經理、客房服務、快遞小哥……工作人員的新“角色”

  除了醫學檢查,工作人員還要面對集中隔離人員大量的生活問題。“看病我還能說在行,可是賓館服務這塊,可真是個門外漢。”徐海軍自嘲。

  面對隔離人員各式各樣的入住要求,有些要陽光房,有些要親子房,有些不要吸煙區……沒有賓館平面圖的徐海軍傻了眼,只得立刻打電話給酒店大堂經理來現場教學。徐海軍帶領著整個團隊察看了每個房間、走廊、消防通道,慢慢摸索出了一套規律。

  為了讓隔離人員快速入住,徐海軍提前做了信息錄入,房間分發,并把鑰匙門牌分門別類放好,對方一來就可以看到。隔離人員的個人需求也基本上得到了滿足。

  在賓館前臺前方,記者看到一排紙質包裝箱。“這是我們自己設計的一米線。”徐海軍不好意思地說,“賓館前臺都比較低,原本是方便和入住客人近距離交流,可是現在卻不適合,要保持一定的距離。用紙箱拉開距離,這也是應急的土辦法。”

  要送衣服、食物;要充電寶;要快遞、要點外賣、開空調……隔離人員的生活問題形形色色。徐海軍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紅色的卡紙,上面打印著“集中隔離點工作十問十答”,把相關問題解釋得清清楚楚。“這都是我在這幾天工作中整理出來的。”徐海軍說。

  安排客房、熱情解答、對外聯絡,如今徐海軍越來越順手,“等這次疫情結束,我估計去考個大堂經理也能過關的。”

  “我們還是客房服務員。”胡最鳳說。“以前住賓館時,看服務員手腳麻利,床一下子就鋪好了。輪到我去做時,床墊怎么也搬不動,床單怎么也鋪不好。30日那天,幾間房間進行調整,消毒、整理,我們五個醫護人員整整忙到晚上11點。”說著說著,胡最鳳笑了起來,“結果還是被隔離人員看出好幾處疏漏,說不太整潔,看來客房服務也是一門大學問。”

  醫護人員經常要背上15公斤重的消毒水,為每個區域消毒。因為一直按壓水泵,韓健兒的防護服手腕處磨損了,但他不舍得換。“馬上要下班了,再撐一撐吧,現在換一套太不劃算了。”

  “你好,你的快遞(外賣)到了,我幫你放門口了。”費勇、劉松華來自新城城管分局,兩位均出生于1991年的小伙子是團隊的“壯勞力”,送快遞、送外賣基本上由他們承擔。“外賣、快遞現在都是送到前臺進行登記,然后由工作人員送上去。”費勇說。

  按流程,他們敲門告知后,就把東西放在門口,隔離人員要等他們離開后開門自己取。可是有好幾次,隔離人員一聽見敲門聲就立刻來開門,直接從他們手里把東西收過去。“也沒什么可以害怕的,我們都做好防護的,下來也是消毒的。也許他們都關著太難受了,太急著想拿東西。而且跟我們打過照面,覺得還是有人在他們身邊,會安心些。”口罩后面的費勇靦腆地笑著。

  我會聽爸爸的命令,堅守崗位

  去年7月剛從警校畢業的許多,是這個團隊最年輕的隊員。“我是維持秩序的。到目前為止,情況還算好的,我們常常是備而不用。”來自新城公安分局的他沒說幾句話,防護眼鏡上全是霧氣,“但我會認真對待每段在崗的時間。”

  媽媽是舟山醫院感染科的醫生,爸爸也是警察,這個春節,許多一家三口均在忙碌的工作崗位上,幾乎碰不到面,交流基本靠字條、微信。

  “我原來是單位后勤的,疫情剛開始時,讓媽媽做技術指導,學了好多防疫知識,做成宣傳資料分發給同事們。后來我也主動請纓上了戰場,這也是爸爸的命令。”

  許多不好意思地拿出一張紙條,這是他爸爸25日早上留給他的。“兒子:好!我上班去了,昨晚我開會,這次新冠肺炎很厲害,需要警力,你醒來后馬上去單位,你要做好表率,要加班,到執勤一線去,服從命令,聽領導安排,并一定要做好防護措施,保護好自己。爸早晨。”

  而媽媽的微信里則是“做防護了沒?勤洗手了沒?”

  “我們承擔著使命,也相互陪伴著。”許多說。

  “你是黨員嗎?”記者問。“還不是,但我是入黨積極分子。”

原鏈接: 作者:莊列毅    

掌尚舟山客戶端

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pk10定位胆数字漏洞 开奖直播 二肖二码中期期100准 江西11选五5奖金 河北省11选五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号历史统计 75秒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今天开奖号 黑龙江22选5开奖视频 交易秀配资 江西多乐彩玩法 捷希源配资 腾讯一分彩是否合法 澳洲快乐8开奖走势 网络捕鱼娱乐 安徽快3开 北京快乐8推荐和预测